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4本生产队账本 记录了半世纪前的历史
来源:  发布于:2017-03-22 10:17:21 有0参与评论

     近日,家住泰州市高港区口岸街道的七旬老人李荣发给泰州晚报打来热线:我家中保存着好几本上世纪60年代的村级经济账本,现在许多人或许都没见过,如果相关部门需要,我可以捐出来,也是一段历史的见证。
    

     昨天,记者来到老人家中,老人郑重地向记者展示起他近半个世纪的收藏,一页页泛黄的纸张上,记录着一个村庄的独家记忆,一个时代的生活面貌,跟随着这些纸张上的笔迹,就像走进时光隧道,和那段已经消失的日子再次相逢。

   李荣发今年78岁,家住高港区口岸街道口岸社区,从热闹的京港中路转进东侧一条不起眼的小道,走几步就是一片农田,路旁的油菜花刚“吐”出一点点黄色,老人拄着拐杖守在门口。


    “这些都是我收藏了大半辈子的东西,舍不得扔掉!”一见面,老人就向记者介绍起自己的这些“宝贝”,打开堂屋里那只纸箱,四大册账本罗列其中,每本都用细麻绳整齐地扎了起来,封面是一张略新的牛皮纸,写着口岸公社前园生产队账本,每本封面上都标记着不同的年份,分别是1966年、1967年、1968年、1969年。

     李荣发告诉记者,在1966年至1969年的那四年里,自己是口岸公社前园村生产队的会计,那时候,自己刚从扬州水产学校毕业,是村里不多的中专生。当时,村里缺会计,不少人做了几天就做不下去了,村民们都向干部推荐刚从学校毕业的李荣发,27岁的李荣发成了前园村生产队的会计。

     生产队的会计是做什么的?李爹笑着说,当时的自己对这项工作一窍不通,只能边干边学,白天要干活挣工分,晚上就着煤油灯记账。

     “我的账记得清清白白,每一笔都有记录,我心底里对自己的这份工作是满意的,自豪的。”李爹感慨,1970年,由于账记得好,自己又被“输送”到当地的电光源厂担任会计,之后,又陆续在其他厂里干了多年,直到退休。

     “当初留下这四大本账本,只是想做个纪念,没想到一留就是这么多年,半个世纪过去了。”李爹感慨,偶尔拿出来翻翻,那段困苦的日子就又一下子涌现在眼前。

      一笔一划  
      记录那个特殊的年代


     半个世纪前的生活是什么模样?翻开李爹细心保存的这四大册账本,从里面那一行行记录里,似乎可以找到一些痕迹。

     经历半个世纪的时光,这些账本早就变了模样,泛黄的纸张,偶尔出现的霉点,遗失的页脚……幸运的是,里面的笔记依旧清晰、工整、娟秀,让人赏心悦目。

     李爹介绍,四大册账本里,每本账本都包含了家肥登记簿、往来分户账、生产队收支平衡表等三大部分,“家肥登记簿记录的是社员们家里的粪、灰、糠等肥料的往来。”李荣发细细地给记者介绍起来,往来分户账里记录的则是社员借还款的明细,而生产队收支平衡表则是记录了整个生产队的农业、副业等收入与支付状况。

     “你们年轻人肯定不知道,那时候人粪、猪粪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一担猪粪1角钱。”李荣发指着1966年的家肥登记簿介绍,那时候,生产队会定期到社员家里收集肥料、炭灰、糠等,差不多一担8分钱到1角钱。

     打开往来分户账,则更能清楚地看到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1967年1月25日,社员张爱华借款10元,用于过春节。”李爹回忆,那时候,每逢春节,到公社借钱的社员特别多,穷苦人家,10元钱基本上就能把年凑合着过完了,给孩子买些新衣服,再买点好吃的。

     一页页翻过去,会发现那个年代老百姓最大的开支就是房子,“看,1967年,起一间小瓦房只要大概105元。”李爹指着账本感慨,那时候一个月房租只要1块钱,一本练习本1角5分,一盒洋钉1角钱……

     “除了做大队的会计,我还要挣工分,挑粪、灌水、挖泥……每个月工资不到30元。”李荣发感慨,这个数字只够现在自己和老伴出门吃一顿早茶。

     期待保存

     让更多人看到那段历史

     在这四大册账本里,除了一窥半个世纪前,一个平凡普通村庄里人们的生活外,对于年逾古稀的李荣发来说,还带着属于他个体的记忆。

     从账本记录的内容来看,1966年,口岸公社前园生产队有社员近40户,共100多人,如今,半个世纪过去,这些人大多数都故去了,只剩下不到10人,这其中就包括李荣发和71岁的老伴毛香兰。“这位卢京英,还有这位徐学和,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现在都不在了。”李爹说着说着,就在其中一页纸上停了下来,老伴毛香兰凑过来一看,才发现,那一页上记着的名字正是老人的母亲毛正华。内容里写:毛正华借40元,买粮、布和棉花,“我四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一个人带着我和哥哥,哥哥生来残疾,母亲既要照顾我们,又要挣钱养家,很不容易。”老人的眼睛湿润了,喃喃道:如果老人家还在,今年应该107岁了。
 

     老人感慨,这些年来,村庄里的人越来越少,老的走了一拨又一拨,年轻的孩子们基本上都出去工作了,都在大城市生活。

     老人说,这些年来,家中的房子翻修了4次,每一次整理时看到这些老账本,都不忍心丢了,2007年的时候,特地找来了新的封面,把账本包起来,希望能尽量减少对它们的损坏。今年过年后,自己突然觉得,是不是应该把这些东西送到相关部门,保存起来。

     推动这个想法的很大一个原因是,他发现自己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如果我和老伴走了,这些东西怎么办,孩子们对它们都不敢兴趣,肯定不会留着。”李爹语气中满是担忧,老人表示,愿意把所有账本捐赠给相关部门,将来进行展示,让更多人了解那个年代的生活,看到那段历史。

       泰州晚报记者  申莉敏  文/图




上一篇:乞丐倒地睡觉 路人屡叫不醒以为其死亡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新闻

人参与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