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刘纪鹏:资本市场才是一个国家金融政策供侧细胞
来源: 新浪财经 发布于:2016-11-17 16:22:35 有0参与评论

 11月16日,蓟门法治金融论坛第二十三讲在中国政法大学举行,本期论坛主题是:“实体与金融:谁为谁打工?——从金岩石要把林毅夫钉在耻辱柱上辩起”,在辩论金融与实体经济关系环节,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认为:资本市场才是一个国家金融政策供侧细胞,为什么我批评货币政策是几个聪明的猴子在那儿决定利率?今天紧缩,明天放松,明天中国人钱多却闹出钱荒来。这种背景下货币政策是什么,不管美联储还是中国央行,就是市场经济的旧体制,几个猴王决定整个市场经济的走向,资本市场才是供侧系统,每个人决定着市场短板的补充,这个大供侧系统才是人类发展的方向。

  以下为部分实录:

  下面谈第二个问题,金融利润从而而来,您否定金融利润的钱放给谁,股东钱从哪儿来,银行贷款从哪儿来,银行作为服务行业、作为第三产业,这没人否认。你说它不创造价值,过去是这样评价的,我们的经济学今天要反思,但否定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服务那么毫无道理。

  (此处有删节)

  金岩石:关键在哪里?原来的实体经济是土生土长的,这时候没有金融,他们照样生存。而在生存中很多都死了,没有看见,死时不说话,活着忽悠。而到现代社会,尤其是证券金融、资本金融的时代,企业是商品,企业商品化就市值最大化,市值最大化然后才能让企业放弃利润创造价值,才能让创造价值的企业成为今天的阿里巴巴和腾讯,他们当年都走投无路,如果没有投资人他们早死了。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一个新时代——企业商品化的时代。证券金融创造了两个东西,这是人民大学金融里没有的,第一是让企业成为商品,第二是让投资成为产业。所以每一个成功的企业身后都有无数投资的血丝,为什么不能在实体经济的尸体堆中去选择呢?如果一个企业是商品,那么创造商品的是金融业,是一个投资产业链,从投资思想到天使到风投、产投到成长基金,这个产业链,投资人前赴后继,但是我们却视若无睹,这是中国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对投资人的歧视。如果我们承认金融培育了现代企业,那么就像母亲生育了孩子,母亲要为孩子服务,但永远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即这个孩子是母亲生的。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企业家风风光光,背后是成千上万沉默的投资人,而当沉默的多数开始觉醒时就可以看到这些风光的企业家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这才是投资人的时代培育了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吴晓求:岩石这番言论是站在投资家角度,金融家分为两类:一类是投资家,有敏锐的是眼光;还有一类是银行家。这番言论,如果今天银行家来了会打起来,银行家和投资家看问题,他们的判断完全不同,可能会得出相反的结论。

  刘纪鹏:我要给主持人提个问题,我刚才沉思时就想怎么帮晓求主持得更好一点,比如把金融概念弄清楚了吗?金岩石谈的所有概念是投资,有企业就有投资人出钱,何止今天。谈谈的金融就是投资吗?因此我们得解决什么是金融,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我们用自己的钱投资办企业还是花别人的钱,花朋友的钱叫金融吗?还有是IPO向公众大规模融资,制造了一个一个产品才叫金融,所以货币是金融,资本也是金融。但今天岩石谈这番话时是资本,资本和货币最大差别是资本投出去要担风险、要认赌服输,货币不一样。两种性质的钱都是金融。今天这场PK要想高质量,作为主持人,我给你一句忠告,一定要牢牢把握主题,不要跑题。

  吴晓求:都是成年人了,跑题就跑题吧。

  刘纪鹏:岩石赞美金融,没钱哪来的实体企业吗?可我们讨论的是这个话题吗。社会上讨论金融和实体不是那个关系,是说今天金融业谋取暴力,另外是金融利润来源是实体经济的创造,你是服务的话,你的利润从利息、分红来的。如果今天所有人都不干实体还有金融吗?如果从这个认识上分析的话,我赞美金岩石是在他的引导课程中,告诉你们我金岩石这样玩金融的,这个社会永远是极少数,是最聪明的人,不用像蓝领那样拼死拼活地干,还要追债,你是大大方方的给人放款,同时又是社会最体面的人,会把学生引到腐朽、没落的、资产阶级道路上,我不能跟学生这样讲。

  金岩石:腐朽、没落、资产阶级这个词很耳熟,30年前的词。一开始我给大家明确了,金融分三代:货币金融、银行金融、证券金融。货币金融最高形态是高利贷,是傻瓜把钱投给比他更傻的人。银行金融是穷人把钱头给富人。证券金融颠覆了两代金融的陋习,创造的模式是聪明的富人把钱投给更聪明的穷人,这才是金融的本质。我从来没讲过证券金融包括高利贷,没这个东西,我讲的是投资人前赴后继为了思想,所谓金融业的财富是来自于思想,思想创造财富,而金融家——如果按照吴晓求分的两类金融家,我说的是证券投资,一开始我就非常明确,货币银行是一代、证券投资是一代,我们跟刘纪鹏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但批评我的却是用旧金融,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站新金融的基础上,企业商品化、投资产业化,一物两面,当你看到企业制造商品创造了财富,就以为金融业财富来自于他们吗?不是,是金融业成就、创造了他们,创造的财富与更多投资人分享,这才是金融业的本质——快乐源于分享。

  吴晓求:金岩石的口才非常好,辩手都不敢吭声了,我在电视上看过传销,就是这种激情。现代金融改变世界,现代金融是引导世界变革的力量,这点确信无疑。金融分传统和现代的。这个透视出未来中国金融要追求什么样的金融,未来中国金融改革发展要选择的模式是一个什么样的模式,这是一个大问题。到今天,无论是学界还是决策部门对该问题并没有一致的甚至清晰的看法,相当多的人、人数众多的人认为还是要维护传统金融的主体地位。实际上在我看来,传统金融内含东西逐步削弱、下降,取而代之的是市场化的金融或者是现代金融,引导价值发现的部分非常重要。这就涉及到金融的核心问题,这回到我的本行,我专门搞金融研究,即金融的功能是什么,金融从最早的钱庄开始,到后来野蛮生长的高利贷、相对规范的商业银行、资本市场等等不同的金融业态,它们之间的变化会使金融功能发生根本变化,金融功能的变化对一个国家经济成长、高科技成长至关重要。所以这里面内含着非常大的命题,这个命题是未来中国金融究竟是什么,这涉及到未来改革开放的一系列政策,甚至涉及到如何看待发展资本市场。最后我请很长时间没有发言的刘纪鹏教授给我们讲几句。

  刘纪鹏:这个问题关键是主持人出的好,他刚才提到实体和金融,我归纳这个问题是谁为谁打工的问题。但如果我们往前推进一步,看到在基本金融时代的价值发现。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金融就在我们身边,当中国人身边都有一定财富,你的钱去干什么呢?所以不管是房地产还是证券市场,你要住的房子是有限的,整个过程中是在市场里用钱生钱,选择投资创造利润。因此在资本市场上,当我们谈到中国股市,我们把钱投给谁,是投给王健林还是马云,还是今天大家的即可正,来的IPO大家风樯,这个决定了我们对市场价值的判断,因为你要担风险。

  回到今天第一个话题,资本市场才是一个国家金融政策供侧细胞,为什么我批评货币政策是几个聪明的猴子在那儿决定利率?今天紧缩,明天放松,明天中国人钱多却闹出钱荒来。这种背景下货币政策是什么,不管美联储还是中国央行,就是市场经济的旧体制,几个猴王决定整个市场经济的走向,资本市场才是供侧系统,每个人决定着市场短板的补充,这个大供侧系统才是人类发展的方向。这点上,我们三个人可能都是共通的。今天目的是在这样的形式中跟大家交流金融的未来,当然下一个可能会谈到中国资本金融的短板。




上一篇:特朗普主张放宽美国金融管制 或打乱全球银行法规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新闻

人参与


  验证码: